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舞蹈频道 > 舞坛快讯 > 详细内容
芭蕾舞《金瓶梅》在争议中将亮相内地
发布时间:2011-9-9  阅读次数:4486  字体大小: 【】 【】【

     由北京当代芭蕾舞团精心打造的芭蕾舞剧《金瓶梅》在第39届香港艺术节上演的作品,9月底将在内地首演。第一轮巡演城市,包括成都、重庆、武汉和南昌。演出还没开始,网络上对舞剧的批评却铺天盖地而来。连王媛媛的微博都“着火”了。

    芭蕾舞剧《金瓶梅》自上演以来就备受争议。演员身穿肉色紧身衣,大胆演出“男女交欢”戏码,乍一看还以为没穿衣服,舞台上甚至还出现了摇床等“古代性道具”。虽然主创人员在接受采访时反复强调“观众应怀着审美之心”看待该剧,但围绕“是性感芭蕾,还是情色舞蹈”、“是刻画人性挣扎,还是展现香艳场面”等话题,人们议论不断。

   “他们都是只是在跳舞。和批评《金瓶梅》的人相比,他们单纯多了。”8日,芭蕾舞剧《金瓶梅》的导演王媛媛在北京当代芭蕾舞团的排练厅里说。

   “国内的风波有点大,”王媛媛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好几次说到这句话。为首轮巡演的外地宣传回京后,王媛媛紧接着就回到排练厅。在北京奥体中心羽毛球俱乐部里,团里十来个年轻孩子跟着练功老师,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重复练习,都很专注。网络上吵吵闹闹的批评声,似乎对他们的情绪没有任何影响。

     《金瓶梅》是王媛媛在2007年开始构思的一部作品。2009年底,香港方面也有做《金瓶梅》的打算,而且知道王媛媛创作过根据汤显祖《牡丹亭》改编的舞剧《惊梦》,双方沟通后,王媛媛就着手开始了舞剧的创作。

   对于《金瓶梅》国内巡演引起的轩然大波,王媛媛表示:“当事情没有来到面前时,你也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样子。你可能会有预想,但当它来临时,你还是要去面对,要重新体会,你无法跟当初的预知形成一个重叠的。”

     “我们舞团的作品都是纯艺术的、当代的,一直都在国外巡演。我们一路靠自己做过来、走过来。像这样的演出,我们做好了心理准备,保持原来一贯的观众群。原来,也是能打平就不错了,没有说一定要用这个节目去怎样。之前想,香港演完了,就慢慢在国外演,没想过要在国内怎样。但是国内的风波有点大,倒是没必要。”王媛媛说。

   不过王媛媛对演员很有信心,认为他们不会受到非议的影响。“我们在香港已经演出过,还有很多国外邀约。作为专业演员,他们知道自己所付出和表演的是什么,”她说。

“禁演”?目前没有听说过

对于为什么《金瓶梅》的内地巡演第一站选在成都,而不是北京,王媛媛解释到,北京预订剧场一般要半年以上。“现在没有档期,所以没有从北京开始。”不过她也透露,目前正在积极安排北京的演出。

金瓶梅》的第一轮内地演出将在成都、重庆、武汉、南昌进行。“我们现在巡演的日程两年前都定了,国外的都有定到2013年了,有以色列、法国、南美等。国内的演出是插国外巡演的空档来演。”王媛媛透露,南昌演出后,将要去英美演出。11月开始内地第二轮演出,有西安、江浙等地。

“香港演完了,得到的REVIEW很好,国内的演出公司不断联络我们的也很多。之前,我们也很小心,怎么样推这部戏。因为在国内演和国外演,是两码事。后来,我们选择和成都方面合作,他们做外围和推广的事情。”王媛媛说。

王媛媛把《金瓶梅》的国内巡演事宜都交给成都演艺集团和四川演出展览公司,希望专业人士也运作巡演。“成都人蛮开放的,什么都能接受,比较生活,大家生活还比较自然,城市气氛蛮好的。”

此前,有报道称,上海两家主要剧院婉拒《金瓶梅》演出。对此,王媛媛说:“我觉得怎么看这件事情。演出不是我们团自己联络。”她说,这可能没那么严重,“可能上海要看这一两轮的演出,要等一等,还没有听说禁演,我们团没有听到过这种绝对的信息”。

9月23、24、25日成都《金瓶梅》门票提前售空,重庆、武汉、南昌的门票销售也相当火爆。“挺好的一件事情。这对舞蹈本身来说,是很好的事情。舞剧演出,从来没有过票卖光。”王媛媛笑着说。

情爱有错吗?这没什么可去封闭的  

“国内有点太关注这个事情了。”王媛媛认为,网民对《金瓶梅》的反应过大,或许是因为还有“保守”的思想。

“这没什么可去封闭的,这也不是19世纪。19世纪的中国也不是这样。就只是说,在中国有一段日子是比较封闭的。对性的封闭,实际上是对思想的封闭。如果说这些所有的问题可以去公开的话,可以很自然地去呈现的话,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人们去思想。”

王媛媛不解:“情爱有错吗?大家为什么要掩饰,当性和道德水准产生关系的时候,才是错的,失去标准的,没有和道德产生关系,那性本身是美好的。”

王媛媛说,《金瓶梅》是一个讲都讲不完的故事,“一个半小时拿舞蹈去表现是有困难的”。舞剧《金瓶梅》是从潘金莲一个人的视角带出她身边所有的人物。“从她跟人物的关系,看到人性,看到两性关系,看到整个两性关系展现的社会关系。我们完全是集中在潘金莲的视角来展现整个戏,删掉了很多很多。”

在舞剧中,有《金瓶梅》的主要人物,如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西门庆、武松、武大、吴月娘等。王媛媛说,潘金莲的戏份多,“跳完整部戏就挺累的”。

“很多人把这部戏和那样的表演(泰国性表演)联系在一起,心态有问题,他根本不知道舞蹈是什么,或者说他根本没有进过剧院,当然他就只能看到那些东西。”王媛媛难掩心中的气愤:“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你在《金瓶梅》里看到的是什么。你心里能有看到人性,看到人物关系,那你可能就能理解到,你能看到舞蹈本身的修养,你心里有多少,你得到多少。”

“春宫图”:有人故意去误解

在内地巡演宣传中,一则关于舞剧《金瓶梅》报道谈到《春宫图》和性道具引起网民热议。王媛媛说,自己提到过《春宫图》,但“断章取义,挑出来字去说,一定会有人故意去误解”。

“我说‘春宫图’的时候,是我们在想怎么把这部戏做成《金瓶梅》的味道,是它的气质。我做了很多的研究,看了大量图考,和舞台美术一起去做研究。因为它太不同于其他的舞剧,你不能只是一个舞蹈而已,它应该有人物的味道和作品本身的味道。《金瓶梅》这个作品要是没有了‘性感‘,我说的是‘性感’,不是‘性’,没有这些,不能成为金瓶梅。如果你只是按常规去做,人家一定觉得这是什么,这不是《金瓶梅》,一定会有各个方面的眼光的,所以需要去找到平衡的。“王媛媛说。

“我为什么说“春宫图”这个词,是因为我们在最初创作的时候,我说要找到一种什么样的画面感。我发现我想要呈现更高质量的画面感,应该是西方油画质感的春宫图,我是这么说的。西方油画质感是它的级别,它可以高高在上,放在哪儿,让你放开心去欣赏那种。“她接着说。

王媛媛指着办公室墙上挂的一张画,那是舞剧《金瓶梅》挂的第一道幕的模板,舞台上是黑色的纱幕绣着银丝线,“这是一个艺术家画的,不是原版的,是创作”。王媛媛说,她用春宫图研究的是人物的味道,“墙上挂的这幅,它有整个事情的味道,每个房间发生什么,每个人物的心理状态,没有不穿衣服。”

“中国的性感和西方的性感是不一样的,中国的性感是有一些扭曲和拒绝的味道的。”在王媛媛看来,西方油画可以全裸,如雕塑、19世纪的油画,没有人说“低俗”,春宫图是人物心态的味道,有些肢体有拒绝的味道,有的是勾引。“中国人说‘我要你’,一定不是直接说,人是扭着的。”

“我是研究怎么样能成为金瓶梅,怎么样把画面放在那里,它就是金瓶梅。不做研究,不行的。《惊梦》和《金瓶梅》不一样。它们是两种心态,两种人物。如果从春宫图中只看到做爱那一点点,那就太渺小了。它一定是整个事情,你从当中,要看到人物关系、社会关系。”王媛媛强调到。

王媛媛和几个主创参考了一大摞的图考,有的跟金瓶梅就没有关系。她说:“你作为艺术家,要从很多方面去参考的。《金瓶梅》的那些图考和词典等资料都能给我看到,诗歌什么样,舞蹈什么样。你可以探究到那个样子的历史和文化,宋末是什么样的社会气氛,桌椅板凳是什么样的,雕花是什么样,对舞美有帮助。我们本来是做现代的东西,不愿意照搬,能把中国和西方文化结合在一起,做出我们当代人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的《金瓶梅》。”

使用“摇床”,是有缘由的

在舞剧《金瓶梅》中,有一段庞春梅和潘金莲在“摇床”上的缠绵戏,引起网民对“同性之爱”的猜想。

王媛媛说,“摇床”确实是有历史依据的,从古代春宫图中能看到。她表示,在舞台上,摇床挺抽象的,“西门府,有个小小的帘子,单摆一个床放在那里,难不难看呀,它(摇床)是我们的艺术作品。原来的那些东西(春宫图)里有摇床,没有我们舞台上那么大。现在的家里也有摇椅、摇床,家具嘛。”

对于这段双人舞蹈,王媛媛说,不管是人物关系和故事线上,都必须说这一笔。她说:“春梅和潘金莲有非常紧密的关系。春梅为潘金莲出谋划策,她是独立女性的代表,她特别知道潘金莲要什么。那一段是潘金莲觉得李瓶儿生孩子在夺西门庆,她作为女人肯定会不满、挣扎、郁闷、孤独,这些都是女人的自然心态。她没有错,想得到这种生活,这个人放到今天,不难理解。身边的春梅当她需要的时候,会扮成西门庆去安抚她。”

王媛媛再次强调,使用“摇床”是有缘由的。“我刚说,从两性关系看社会关系,就是她和春梅的关系。两性关系,男男女女,男朋友、女朋友,这些在社会上都自然存在的。我存在什么样的社会地位,我如何去稳定或稳固我的社会关系。没有必要去藏起来。”

不只是“摇床”,“肉色衣”的使用也让舞剧《金瓶梅》显得“性感撩人”。“那就对了,因为它是金瓶梅。在国外现代舞中,没穿衣服都很常见,当你觉得视觉效果、表达需要,演员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王媛媛说。

舞美设计叶锦添、音乐顾问陈其钢、作曲家杜薇、音乐制作人陈雨黎、灯光设计师韩江等创作人都集合制作舞剧《金瓶梅》。谈到音乐,王媛媛觉得很成功。她说:“杜薇的音乐在这次合作中非常令人惊喜,所有的都恰到好处。舞蹈放多少,性感放多少,就像做饭一样,每种调料放多少。音乐也是一样,和舞蹈的搭接和配合都恰到好处,它自己配器也是恰到好处。”

潘金莲:毫无顾忌,是她好的一面

王媛媛谈到自己对潘金莲的理解:“之前在传统的教育当中,大家都觉得她是一个坏女人,因为她害死武大,害死李瓶儿的孩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罪孽的,这是她的命运。我把这些放到舞台上,怎么看待这个人物,我自己的观点没所谓的。”

“她有她自然的一面,毫不掩盖自己要什么。她不要钱财,对西门庆的要求就是性,就是占有。不怕别人说什么,她毫无顾忌的自然状态,是她好的一面。一般人都会顾忌到别人怎么看,顾忌面子。这毫无顾忌真的要和道德标准产生联系吗?她本身的命运让她如此。”王媛媛说:“当女人有占有欲的时候,就是怕失去。”

金瓶梅》不是王媛媛的第一部关涉情爱的作品,此前创作的《惊梦》、《情•色》都获得国内外舞蹈界的一致认可。王媛媛说:“这部戏太不同了。”她觉得,创作这部戏谈不上借鉴过往的经验,“一部戏就是一部戏,出发点就是你自己对作品的理解,只能说与个人的风格和喜好有关”。

“《金瓶梅》中的每一段舞蹈我都喜欢,一个半小时的舞剧,每一分钟都是我精心做出来的。去年一整年,我们没有联络任何演出,这对于一个舞团来说,要付出很多。”王媛媛说:“在任何创作中,在某个阶段要挑战自己,每次都有,最难的是把真正的金瓶梅的味道表达出来。”

舞剧没必要分级,也没法分级

金瓶梅》10月2日、3日将登陆湖北剧院。据报到,门票上都注明了“18岁以下观众谢绝”的字样。有网友借此呼吁国内舞剧也分级。


王媛媛说,舞剧没必要分级。“拿什么分级,拿‘穿不穿衣服’分级,那我们就没级。拿动作分级?很多歌舞剧表达情情爱爱。电影可以分级,电影有镜头在,是真实的。我们是抽象的,舞蹈没有规定动作,怎么规定哪个动作能做,哪个动作不能做,何况每个演员做出来还不一样呢,怎么规定?”

金瓶梅》或许王媛媛创作生涯中第一个备受争议的作品,但思考没有停止,她说有很多很多做不完的事情,想把脑子里的无形想像变成真实的存在。王媛媛透露,明年的香港艺术节,将排演林兆华编导的高行健作品《山海经传》。“年底巡演后,丹麦那边还要到这里排新的作品。”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